??

ABOUT US CONTACT US BLOG

WELCOME SINGAPOREDU.CN

LOGOUT 会员中心
2019-02-28 15:59:55 | 点击: | 热点资讯
我的家庭教育200课第22课
中心话题:“垃圾快乐”为什么会成瘾?怎么样帮助孩子远离“垃圾快乐”。关于团队领导(team leader)的实践与讨论。
???????Cathy的朋友Rain给她转发了一篇文章到我的手机上(Cathy不允许用手机),题目是《比毒品成瘾更可怕的,是垃圾快乐》。我打开认真地读了一遍,这是一篇关于各种“垃圾快乐”的编辑版,文章很长,但几乎句句切中当前中国人的问题(不止是孩子,还包括年轻人,中年人,老年人)。文章从作者在高铁上看到的现象写起:无论男女老少,都在刷抖音,而且边刷边笑,还不时拿给旁边的人,逗得对方哈哈大笑。作者的同学,因为沉迷于上班时间刷抖音被开除。

????? 我惊讶于一个9岁孩子会转这样一篇文章,就回微信问他:“你也玩抖音吗?”,过了十分钟,他回复“干嘛玩啊?我已经(把这篇文章)发给Cathy了。”我告诉他Cathy也不玩抖音。
????? 我把Cathy叫过来,让她从头到尾读了一遍。Cathy亚游app怎样|官方网站问我什么是抖音,我告诉她抖音是一种娱乐视频。她“哦”了一声,说不喜欢。我暗自庆幸她没有手机,家里的兄弟姐妹也没有人玩抖音,否则以她的性格,一旦接触,必定上瘾。春节前两天我替母亲去看望她的发小,那位姨母的孙子、曾孙辈有七八个人,当天聚在一起的有四个,其中一个年轻人在抖音济南公司工作。除了吃饭,其他时间四个人一直聚自在一起玩手机。在抖音工作的小伙子大年三十要返回济南上班,说春节假期有三倍工资。我问他平时都用抖音看什么?他说一半时间在玩游戏,一半时间在玩抖音。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了解到年轻人的“手机生涯”。那四个人中,一个初中生,一个高中生,一个大学生,一个已经参加工作。在手机娱乐面前,文化差异没有了,性别差异没有了,只要不干活儿,大家其乐融融

????? 心理学家亚当.阿尔特研究发现,“娱乐产品”就象毒品,一不留神就让人上瘾,难以戒除。在我周围,老年人、中年人喜欢看搞笑段子、追肥皂剧、上拌音,年轻人和中小学生沉迷于上抖音,玩手机游戏。人们经常问为什么现在喜欢读书的人越来越少?用心做事的人越来越少,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把精力浪费在这些低层次娱乐上?答案并不复杂,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上讲,人的大脑和身体总是倾向于那些不费力气就能迅速获得快感的东西。知乎上有个问题:“有哪些年轻人不能碰的东西?”获赞最多的答案是:“能获得短期快感的事物”。
????? 有人把这些只带来短期快感,消磨人的精神意志的东西所带来的愉悦叫“垃圾快乐”。“垃圾快乐”不仅包括抖音、手机游戏、肥皂剧上瘾,还包括垃圾食品、八卦消息、浅表阅读及声色娱乐上瘾。“阴谋论”者认为,大批量娱乐产品是精英们为了让大众沉迷于肤浅的快乐,安于现状,不思进取,从而固化他们现有的阶层地位。除了“有预谋”这一点不能苟同外,我赞成对“垃圾娱乐”的其他解读。

????? 孩子娱乐上瘾,主要是家长的“功劳”。近年听到家长说得最多的一个言论是,“不让孩子接触手机、电脑、电子游戏这些东西,孩子会跟同学没有共同语言(因为其他孩子都玩)”,这部分家长亲手把孩子交给“垃圾快乐”,却不知这是一条不归路,孩子一旦沉迷其中便很难回头。我周围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。昨天,我把这篇文章发给一位沉迷于“垃圾快乐”多年的老友,希望文章可以引起她的反思。她只看了开头就谴责作者太罗嗦,说对于她这样的聪明人,简单说就明白了。而且,她既不玩抖音,又不玩手游,不符合文中所说的情况。我把肥皂剧、八卦消息、垃圾食品、肤浅阅读和娱乐发给她,她当场发怒,认为那是她的个人生活,她觉得快乐就好,与外人无关。我哑然。

????? 为什么人们如此抵触,不肯从“垃圾快乐”中出来?一方面是自我认知不足,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沉迷于“垃圾快乐”,另一方面是多年养成的获得“垃圾快乐”的习惯让人不能自拔,不但失去了耐心,而且变得暴躁易怒,无法控制情绪。沉迷于“垃圾快乐”的人往往读不完一篇长文,不愿意与人交往,表达及沟通能力越来越弱,做事不持久,遇到困难容易放弃。而这些,是每个家长都不希望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的。

????? 怎样帮助孩子远离“垃圾快乐”呢?成功者的经验是“不给孩子创造接触条件”。圣经中有句话叫:“不叫我们遇见试探”,在原文中,试探是诱惑的意思。有段时间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圣经不说“帮助我们战胜试探呢?”因为人类无法战胜诱惑,所以,最好的方式是“不遇到”。作为家长,千万不要高估孩子的定力,也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,不要给孩子提供手机、电话手表等工具,除非有特殊需要。限制孩子使用iPad、电脑。帮助孩子养成至少一项能持久引发兴趣的有益爱好,比如阅读、运动、音乐、绘画等。这样长大的孩子,即使有一天必须面对“垃圾快乐”,他们至少还有回归的兴趣和动力。

????? Cathy是一个对“垃圾快乐”没有丝毫抵抗力的孩子,无论是垃圾食品,还是网络游戏,她都喜欢。我对她的教育原则是限制和引导,她跟爸爸要求一个电话手表,理由是很多同学都有。孩子们用电话手表做什么呢?多数用来进行在线交流,发信息,图片、视频对话,很多电话手表还有刷表购物功能。家长的初衷可能是想知道孩子的行踪,方便接送孩子。但除非孩子的手表只能接打电话,否则是没有办法禁止孩子用手有现行其他活动的。很多学校全面禁止孩子带手机、电话手表上学,我举双手赞成。

?? 春节假期,家在外地的妹妹们陆续带孩子回济南父母家团聚,Cathy一下子多了几个年龄相仿的伙伴。因为家教严格,孩子们每天完成作业外,才可以自由活动。他们也被允许上网,但半个小时左右即被禁止。几个小伙伴想方设法创造新游戏,此前课程中提到的插件房子就是三个十岁以下孩子的“杰作”。在那次课程中,我曾提到制作房子的过程出现很多磨擦,大人几次过去调停。但他们纠究将房子建成了。
????? 那天,CathyAmber合力把房子从卧室抬进客厅,自豪之情溢于言表。Cathy说房子是她设计和主导建设的,Amber说她和成成也帮忙一起做了。回家路上,Cathy向我投诉Amber不会做,还经常不小心把建好的房子碰坏。我问她“Amber完全没有帮上忙吗?”她说不是,“Amber负责帮忙找黑色插件,把它们挑出来备用。”据说成成建了其中的一个小室,其他都是Cathy完成的。她告诉我,做这个东西太累,她既要设计方案,又要把大家教会,还要不断修复被Amber破坏掉的部分。她说“妈妈你知道吗?我快把成成教会了,成成会了,我就可以让他做,自己歇一会儿”。

?

?? Cathy是一个不愿意参加集体活动,组织和合作意识都不强的孩子,平日里,她是一个既不想当team leader,也不想当队员的“边缘人”。建房子这件事,让我觉得机会来了,我要跟她聊聊团队与团队协作。

?


?? 我问她要不要在以后的学校生活中试试,她说可以。在以前,这是想也不敢想的事。小小的项目合作给Cathy带来了自信,也让她看到了自己的能力,学习了如何面对分争和解决问题。接下来几天时间,她都沉浸在“建房子”的兴奋中,把一天的活动安排得井然有序。

?